山猫体育

涉嫌操纵股价再现财务问题 万国体育控股股东把自己“开”了

在新三板不重视合规有什么样的后果?万国体育(837629)控股股东、副总经理、董事、原财务总监邢金红近3个月的经历或许足以说明。

2017年9月-12月,3个月的时间里,邢金红分别因涉嫌操纵公司股价和负责的财报数据出现巨大差距导致信息披露违规,被全国股转公司两次采取自律监管措施。而在公司层面,邢金红前段时间被免去了公司财务总监一职。

2017年12月7日,万国体育发布公告,因信息披露违规,公司时任董事长王剑、财务总监邢金红被全国股转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这也是3个月的时间里邢金红第二次被全国股转公司点名处罚。

经全国股转公司查明,万国体育有以下违规事实:2017年6月20日,万国体育披露了2016年年度报告,对年度报告中涉及的会计差错更正事项作出说明并披露。万国体育因对收入确认、租金摊销、薪酬核算等采用了更为谨慎的会计处理,对2015年财务数据进行了追溯调整。

调整完成后,万国体育净利润、净资产出现大幅缩水的情况。其中,万国体育2015年净利润由调整前的2612.93万元减少至1534.02万元,缩水1078.91万元,调整比例为-41.92%;2015年净资产由调整前的2445.08万元降低至117.14万元,缩水2327.94万元,调整比例为-95.21%。

全国股转公司认定,万国体育构成信息违规,时任董事长王剑、财务总监邢金红负有主要责任,对两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事实上,据挖贝网了解,万国体育调整的并不止2015年年报数据,其在2017年8月29日,宣布对2016年1-6月的多项财务数据进行调整。如,2016年1-6月营业收入由9966.59万元调整至7733.28万元,缩水2233.31万元;净利润由2114.88万元调整至579.47万元,缩水1535.41万元。

而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11月30日,万国体育免去了邢金红财务总监的职务,对于任免原因,万国体育称因公司发展需要,进行岗位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17年8月24日收盘,邢金红持有万国体育68.37%股权,系万国体育控股股东,并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财务总监;与董事长王剑系夫妻关系,两人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此次对财务总监的任免事实上可以看作是邢金红自己“开”了自己。

在因信息披露违规被罚前,邢金红还因出现涉嫌操纵公司股价进行违规交易的行为,被全国股转公司采取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监管措施。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邢金红于2017年9月7日收到了全国股转公司《关于对“邢金红”采取要求提交书面承诺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全国股转公司指出,近期,邢金红在交易万国体育股票的过程中,多次以申报有效价格范围的边界价格申报并成交,严重影响股票收盘价,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转让细则(试行)》第113条第(九)项的规定。

挖贝网查阅相关资料了解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转让细则(试行)》第113条主要规定了可能影响股票转让价格或者股票成交量的异常转让行为,第(九)项为申报或成交行为造成市场价格异常或秩序混乱。

对于这次异常交易,挖贝网在9月4日曾做过报道:《万国体育股价过山车:8个跌停后4个涨停 5大机构亏损94%》。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万国体育股价自2017年8月9日出现异动,当天跌幅50%,收盘价腰斩,由前日的250元跌至125元。此后,在8月10日、11日、15日、16日、17日、18日、21日,万国体育股价多次腰斩,以63元、32元、16元、8元、4元、2元和1元的跌停价分别成交了1000股。

8个交易日的时间里,砸盘者仅用25.1万元让万国体育的股价从250元/股暴跌到1元/股。东方财富Choice资料显示,8个交易日的买方券商均为广发证券吉林珲春街营业部,卖方券商均为华融证券北京金融大街营业部,因此可推断,幕后砸盘者或为同一人。

8月23日,万国体育以1.1元的价格成交8000股,买方券商为开源证券鞍山南五道街营业部,卖方券商为广发证券吉林珲春街营业部。8月24日,万国体育再现1元交易。以1元每股的价格成交123.3万股,买卖双方的券商都为华融证券北京金融大街营业部。

据万国体育在8月25日披露的权益变动公告,8月24日成交的123.3万股系邢金红及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合伙企业北京蓝普金星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鹏泰云峰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北京翔瑞博恒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减持万国体育123.3万股的行为。增持方为上海宝琨企业管理中心,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邢金红。

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23日,万国体育刚刚发布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以250元/股的价格发行60万股,完成募资1.5亿元,上海富厚乐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襄阳东证和同探路者体育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东证富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鹰潭和同新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前海产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分别认购。新增60万股股票8月28日正式公开转让。股价跌到1元,意味着这5家投资机构进入即被套牢,可以说赔的血本无归。

不过,从后续发展来看,5家投资机构“虚惊”一场。2017年8月30日起,和砸盘时如出一辙的套路开始上演。8月30日-9月8日,8个交易日的时间里,万国体育上演8个涨停,收盘价从1元拉升至251.8元,8天成交额合计50.36万元。

由于全国股转公司会在官网对协议转让下股票当日投资者成交价格较前收盘价变动幅度超过50%的情形进行列示,我们得以一窥幕后操控者的线个交易日的买方证券账户名称均为上海宝琨企业管理中心,正是万国体育8月24日的增持方,卖方证券账户名称均为邢金红;买卖双方券商均为华融证券北京金融大街营业部,与此前砸盘时的卖方券商及8月24日的交易双方券商一致。

如上海宝琨企业管理中心投资人邢金红、进行股票买卖的邢金红和万国体育控股股东邢金红都是同一人,那么结论就很清楚了:万国体育“过山车”式行情为自己的控股股东邢金红一手打造,而目的则是为了方便自己减持,以对公司股权进行“左手倒右手”的操作。而之后全国股转公司对邢金红的处罚也间接验证了这一点。

对于上述操作,一位券商人士表示,其目的可能是为了调整公司股权结构和出于避税的考虑,在之前新三板1分钱交易被媒体广泛关注后,可能担心引起公众注意,才采用的1元交易价格。

从万国体育未来发展来看,由于控股股东涉嫌操纵股价和因财务数据调整造成信披违规,进而招致全国股转公司两次处罚,加之此前未按时披露2016年年报导致的一次处罚。万国体育已触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分层管理办法(试行)》的规定,即进入创新层的公司最近12个月不得出现的情形:挂牌公司或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现任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因信息披露违规、公司治理违规、交易违规等行为被全国股转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责令改正、限制证券账户交易等自律监管措施合计3次以上的,或者被全国股转公司等自律监管机构采取了纪律处分措施。

不看公司业绩增长,仅从合规上,万国体育未来或已无缘新三板创新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