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猫体育

【人物】少年犯大亨再成阶下囚 桑普舵主的跌宕人生

疯言疯语,奇人奇事,一直是意大利足球的一大特色。这其中,桑普多利亚主席费雷罗功不可没。“水手”掌舵人的不修边幅,可能在6000万意大利人中找不出第二个;而他沙哑的嗓音和夸张的表达,又让人觉得马龙白兰度饰演的教父,如果当年在纽约的黑帮竞逐中失势,或许最终就是这般光景。

12月6日,费雷罗因为财务造假被依法批捕。此前一天,他刚刚在马拉西主场见证了球队1比3负于拉齐奥,而桑普主帅达韦尔萨的帅位,也随着这场失利陷入危机。实际上,费雷罗出现在米兰,正是为了和国米名宿、目前的贝尔格莱德红星主帅斯坦科维奇商谈继任事宜。

遗憾的是,斯坦科维奇很难解除与红星队的合同,费雷罗没有等来理想新帅,却等来了警方的拘捕令。意大利南部的保拉市法院对费雷罗等人提出指控,认定其在名下4家公司的破产程序中攫取了非法所得。与他一起被批捕的,还有他的女儿瓦内莎和侄子乔吉奥,以及桑普一把手的私人司机。

和意大利不少足球俱乐部的所有权一样,费雷罗及其家族的产业同样是层层嵌套,名下的诸多公司之间都有业务往来。费雷罗使了什么手段?举个例子:他旗下即将破产的公司A有一架法拉利跑车,剩余价值在23万欧元左右,费雷罗将其标价5万欧元,出让给名下另一家财务状况健康的公司B。最终,公司A破产进入债务清偿程序,但费雷罗的个人资产分毫未损。

这当然算不得什么高明的做账方法。费雷罗最终惨遭“一窝端”,被指控侵吞公司金库74万资产的女儿瓦内莎,此前在一段电话窃听中的内容也被曝光:“我的父亲,我恨不得朝他脸上吐口水!”瓦内莎认定父亲的非法行径让自己背锅,监听内容中每句话至少三个脏字,让人哭笑不得。

费雷罗或许过于自信与检方打交道的能力了。作为业务范围涉及各个领域的“八爪鱼”,他此前数次深陷官司,并在2016年因为收购的一家航空公司破产案获刑1年10个月。按照意大利法律规定,身背1年以上刑期的费雷罗,必须辞去桑普主席一职,但费雷罗选择扯皮,他最终逃过了刑罚,也保住了的位置。

然而这一次的情况有所不同。费雷罗已经被收押,目前正在米兰的圣维托雷监狱候审,并即将俱乐部主席的位置上辞职。他与其他足球圈内人的一些交易内情,也随着调查的推进浮出水面。

今年春天,费雷罗在一段通话中表示:“有个非常有钱的朋友愿意帮我,让我解了燃眉之急。”据热那亚《19世纪报》推测,这一金主可能就是热那亚前主席普雷齐奥西,他出资接近3000万,收购了费雷罗旗下一家公司在罗马的一些资产。此外,调查指涉费雷罗在2009年12月份的一笔交易中,通过旗下一家公司收购了前佛罗伦萨老板切奇戈里的15家电影院,但这家参与收购的公司当时已经负债超过700万,又如何拿出收购所需的2000万初始资金?

对于费雷罗来说,铁窗后的环境并不陌生。1951年,他出生在罗马的一个平民街区,从小在“永恒之城”的街巷里摸爬滚打,并且还因为勾引看门人的女儿,在少管所里蹲了6个月。

费雷罗从小揣着一个电影梦,他经常逃学去罗马城东南的电影城,并在成年后开始混迹摄制组,从打杂和司机做起,一步步成长为制片人。迎娶乳业大亨的女儿后,倒插门的费雷罗利用妻子的家产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逐渐触碰到了梦想。同为足球圈里的电影大亨,比起出身贵胄的德劳伦蒂斯,父兄都是公交司机的费雷罗,是真正的白手起家。

或许是这样的成长背景,让费雷罗在成为桑普主席后,也未曾摆出丝毫架子。一组著名的照片里,披头散发的费雷罗对新援埃托奥和穆列尔左拥右抱,又在赛后与两人在场上合影,看起来完全不像老板和雇员的关系。然而看着不靠谱的费雷罗,实际上是个精打细算的商人。“冷酷,固执,精明”,保拉市法院在逮捕令中,如此定义费雷罗的工作方式。

2014年,费雷罗从小加罗内手中接过了桑普多利亚。与其他的俱乐部转让案例不同,小加罗内不但没有从这笔交易中赚取一分钱,反倒在转让前先清偿了俱乐部的2300万债务,随后又通过一家基金会担保,向“水手”注资6500万,作为新东家的运营金库。

小加罗内的做法看似奇怪,但从某种意义上也说得通。加罗内家族及其旗下的ERG能源公司,与桑普感情深厚。1990年代初期的那支“超级桑普”,ERG就是赞助商。1999年,桑普多利亚降入乙级,主席小曼托瓦尼也在随后的赛季离开。21世纪初的“水手”夺得三色盾不过十年,却已经面临破产解散的危局。2002年,里卡多加罗内接手球队,逐渐将灯塔城的这艘航船驶入正道。

2011年,桑普不幸再次降级,而老加罗内也在两年后去世。尽管球队迅速升回意甲,但小加罗内发现自己从父亲手中接过的俱乐部,是一个每年亏损3000-4000万的无底洞。因此,无意深耕球队经营的小加罗内,最终以一次性支出为代价割爱。

完成’“ 零元购”的费雷罗,就此开始了对“水手”的改造计划。从2016年开始,球队连续3年在财报上盈利,关键是工资帽和成功的转会运作。从2016年的科雷亚(1820万)和索里亚诺(1375万),到随后一年的什克里尼亚尔(3400万)和穆列尔(2450万),再到之后的希克(4200万)和托雷拉(2865万),桑普在2016-2019三个赛季的转会窗口,总共通过卖人获得了接近1亿欧元的净收入。

这当然不是帕拉蒂奇式的做账,而是货真价实的球员增值。单在什克里尼亚尔、穆列尔、希克和托雷拉4笔交易上,桑普赚取的资本利得就超过了1.1亿。成绩上,球队同期连续三个赛季位居意甲上半区——21世纪的头一次。因此,费雷罗在桑普掌舵7年,从经济和竞技的双重层面,都算得上是相对成功。

然而,费雷罗从来未曾赢得本地球迷的认可。比起忠厚的加罗内,他的精明和狡诈,让不少拥趸认为球队所托非人。一些极端桑普球迷甚至怪罪起加罗内:既然当年是零元出手,为啥不干脆卖给我们?此外,罗马人费雷罗还是铁杆红狼球迷,他曾经自陈:我的心脏为桑普跳动,但头脑却属于红黄两色。

费雷罗甚至尝试过收购罗马。显然,这一计划如果成真,桑普就会迅速成为主席的弃子,而在任期内,他还尝试过收购在更低级别征战的萨勒尼塔纳、莱切和科森扎,这一切都让水手球迷对他没有任何归属感。因此,他锒铛入狱,也让桑普球迷喜笑颜开。球队传奇维尔乔沃德的表态相当有代表性:“这一天早该到来。至少,桑普现在自由了。我希望这支球队可以就此回到高水准,成为一家严肃经营的俱乐部。说到底,(费雷罗被捕)绝对是个好消息。”

然而,在情绪化的宣泄之后,桑普的未来仍然重重迷雾。呼声最高的新任主席候选,正是30年前的锋线传奇维亚利!大约两年前,维亚利就与美国对冲基金经理杰米迪南携手,试图收购桑普,但最终因为费雷罗要价过高而告吹。在一段窃听中,桑普主席的一名亲信如此吐槽:“和费雷罗做交易,如果你最终报价80,他就会要100;如果你报价100,他就会抬价到120。他说自己并不贪婪,但实际上总是想要更多。”

如今,维亚利和杰米迪南准备卷土重来,而前主席小加罗内也可能会加入他们的团队。此外,利兹联老板拉德里扎尼、斯佩齐亚前主席沃尔皮、以及迪拜投资发展署CEO法赫德格加维都有意向参与竞争。费雷罗事件毁掉了桑普的圣诞晚宴,“水手”将在12月23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新主席人选届时公布。由于时间紧张,一切与收购俱乐部有关的谈判也将加快展开。只是这一次,身陷囹圄的费雷罗,怕是没有资本坐地起价了。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